廷在渊

文风逐渐诡异。





我一点都不高冷ಥ_ಥ,真的。
没事欢迎来找我唠嗑。

《等车》杏默(金光布袋戏同人文)

  好不容易等到下班,杏花君早已饥肠辘辘,只想赶紧回去吃个饭。
  刚走出医院,外面突然淅淅沥沥下起雨来。
  哈,不怕~幸好我有出门带伞的好习惯~
  杏花君一边淡定的撑起伞,一边内心暗自夸自己的机智。
  街上大多数人都是行色匆匆,要么奔跑着往家赶,要么冲去屋檐下躲雨……
  他走着走着,突然看见前方有一个绿色的单薄身影,正慢腾腾的在雨里走着。
  杏花君顿时就冒起火来,现在的人啊,真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这种深秋天气也敢在雨里散步,到时候生病了可有的受了!
  这么想着,边匆匆几步赶上前去,把伞举到对方头顶。
  
  
  默苍离看似悠闲的走在雨中,实际是脑中正在思考新的方案,一时想的出神,不由自主步子就慢了下来。
  刚想完整个完整的方案,突然感觉雨停了,目光上扬触及头顶上方的雨伞,闻到身后之人陌生的药草香,默苍离一愣,偏头望去。
  
  杏花君感觉呼吸一窒,那个偏头看过来的男人实在太过柔美,精致的五官,苍白的脸,尤其是那紧抿的薄唇格外美丽,好似枝头灼灼绽放的樱花花瓣,一瞬间竟让他看呆了。
  那个身穿墨绿衣衫的男人只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就回过头去继续不疾不徐的往前走。
  杏花君反应过来,暗自懊恼自己盯着别人看的失礼,看那人又在雨中散步,刚消下去的火气又冒了起来,连忙三步并做两步赶上去把伞撑过去。
  “喂!我说你这个人啊,这深秋天气,寒气很重啊,就这样走在雨里是很容易感冒的哎!幸好碰上了我啊,回去记得切点薄荷和葛根,”像是想起什么,他又补一句:“哦……没有的话有生姜和葱白也可以……”
  没理会杏花君的喋喋不休,默苍离继续慢慢的走,杏花君为了配合他的步调也不得不放慢了脚步,见对方不理他,也就渐渐停下了科普,只是悄悄把伞往他那边倾。
  
  医生。中医。
  默苍离得出分析结果。
  
  
  走到站台,杏花君收起伞,也不再说什么,就站在默苍离旁边等车。
  
  站台里今天挤满了人,因为下雨的缘故,很多不是等车的人也挤在这里躲雨。周围很嘈杂,有人在打电话,也有人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在聊天,混合着站台愈来愈大的雨声,齐鸣。
  杏花君却感觉很安静,此刻他只听见身旁之人清浅的呼吸。
  似乎还混合着某种清新的花香,但也许这是他的幻觉,
  听着听着,他悄悄的判断,这个人体格虚弱,多半是气虚,还有肾亏,嗯,想想有什么可以补肾的……
  
  七路车缓缓在众人面前停下,默苍离动了,“诶?要走了吗……”杏花君等的车还没来,只好继续站在原地。
  走过他身边的时候,他似乎听见那人轻声说了一声:“谢谢。”
  这时他又痛恨起周围的吵闹了,让他分辨不清,刚刚那人是不是真的对他说了一句话。
  他目送那一抹单薄的绿色身影上了7路公交车。
  
  一定说了吧,那个声音那么特别,虽然听起来气很虚,但是却格外的好听,仿佛羽毛从耳边轻轻刮过,痒痒的。
  
  一定不是幻觉。
  
  七路车慢慢的开远了,连车尾都看不到了。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