廷在渊

文风逐渐诡异。





我一点都不高冷ಥ_ಥ,真的。
没事欢迎来找我唠嗑。

《等车》2杏默(金光布袋戏同人文)

  呵,他们想合起伙来对他施压么。幼稚的威逼手段,自以为是的算计人心,抱团的蝼蚁也不过如此,真是愚蠢的令人窒息。
  默苍离面无表情的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微垂眼帘,轻抿薄唇。
  室内没有开灯,却并不暗。街口的光束柔和又体贴的洒满整个街角,也光顾了那一扇寂寞的窗。
  黄白的光束正面映在蓝色玻璃窗面上,透过玻璃照在他那精致的眉眼上,眷恋着不肯离去。
  屋外的雨已经停了,夜色掩盖了枝丫间的青翠,染上几分深沉的幽碧。虽无淅淅沥沥的雨声,却在一片静谧之中,参差不齐的响起水滴落的声音,宛如珠玉坠地。
  
  默苍离一动不动的站了一阵,忽然拉起窗帘,屋内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他转过身,走向沙发,还是没有开灯,就在一片黑暗中拿起iPad,看着看着,他居然就这样睡着了。
  
  半梦半醒之间,他感觉非常的冷,仿佛整个世界都在下着雨,他被雨淋湿了,浑身湿透,有很多人走过他身边,每一个都行色匆匆,而他一脸漠然的走在人群中。
  心内却有几分茫然,他不知自己身在何方。这种感觉很陌生,他从来不会让事态脱离自己的掌控,所有的一切都经过严密的计算。而此时此刻,他却不知从何算起。
  冷,很冷。
  他拼命克制着因寒冷而颤抖的身躯,不论在何时,都不能露出破绽。
  这个时候,有一把伞举过他的头顶,为他挡去寒风冷雨,是谁……
  来不及抬头看那个人的脸,只闻到一种淡淡的药香,他就向前栽倒……
  !
  默苍离蓦然从梦中惊醒,发现已经是深夜了,皱着眉想了一会儿,却怎么也想不起梦里的内容。
  这时候,他猛的打了一个寒颤,随后是彻骨的寒意,以及剧烈的头痛。
  他知道他病了。
  他突然想起那个医生,或许他应该去看医生了。
  
  
  
  杏花君第二次见到那个美丽的男人,就在次日下午。
  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莫名的感到欣喜。
  “啊?是你啊!昨天那个等车的……真是太巧了居然又在医院里碰到了,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啊?尽管和我说,我保证会医好你!”还不等默苍离回答,他就看出来了,“看你的样子,应该是感染风寒了吧,我昨天还说来着要赶紧回去切点生姜或者葱白……”
  “杏花。”默苍离打断他的喋喋不休,杏花君瞪大了眼睛,后面的话戛然而止,他怎么知道他的名字?
  默苍离像是看穿了他的疑惑,“你的工作牌上有写。”
  “哦……不不不,不对!不许这样叫我,要称呼我为医生!”杏花君反应过来,佯装恼怒。虽然他给的确很讨厌别人这样叫他,不过,为什么这个男人这样叫他名字会这么好听……
  “杏花。”他又喊了一声,杏花君扶额,也不再纠正了。看在他是病人的份上就让着他,真的不是因为他这样喊他的时候让他感觉心头上仿佛有羽毛拂过!
  “说说吧,有什么症状?”
  “头疼。”
  “嗯,还有吗?”
  “没有。”
  “听起来只是普通的风寒感冒啊,我给你开点药吃应该就没问题啦~”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