廷在渊

文风逐渐诡异。





我一点都不高冷ಥ_ಥ,真的。
没事欢迎来找我唠嗑。

《借火》9 赤温/温赤 (金光布袋戏同人文)

  席间,温皇突然叫了几瓶酒,赤羽推脱开车不能喝酒,但温皇却执意要叫,说是大不了打出租车回去,实在不行,睡在“惊鸿一面”也可以,反正这里有房间,明天又是周末。
  
  隔了几分钟,酒就拿来了,是白瓷瓶装的,没有外包装,赤羽信之介也看不出是什么酒。
  
  “赤羽大人,这个酒很好喝哦,你尝尝~”温皇拿了两个杯子,一个大号,一个小号。
  大号的那个,差不多相当于四个小号杯子。
  说着,温皇给两个杯子都斟满酒,然后自己端了那杯小的,把大号杯子推给对方。
  
  赤羽眼皮抽了一下。
  灌酒的意图还能更明显些吗?
  
  但他还是依对方所愿,接过了杯子。
  
  一杯,两杯,三杯……
  
  ……
  
  其实这酒劲儿还挺大的,不过赤羽常常应酬,这种酒对他来说,也只是小菜一碟。
  几杯下肚,他还没醉,温皇却眼神迷离起来。
  赤羽信之介本能的感觉到不妙。
  正这么想着,就见温皇突然拉开椅子,踉跄着几步走过来,坐在了他的旁边。
  他脸凑过来,嘴里的热气夹着酒的醇香喷到赤羽的侧脸和耳朵上,让赤羽感觉到耳边一阵麻痒。
  温皇就这么贴着他耳边说话:“赤羽大人……再,再来一杯嘛……”,说着说着,越贴越近,越贴越近……
  差一点就要亲到赤羽信之介的耳垂了,赤羽一个激灵,及时推开他并站了起来。
  
  然后又感到一丝心软。
  
  向温皇看去。
  
  只见温皇醉眼迷离的趴在桌上,美丽的眼睛里面似乎很茫然,还包含了一丝委屈,看起来可怜巴巴的。嘴唇因为喝了酒而泛着水润的光,还有一丝酒液从嘴角流出,顺着下巴流到喉结,他还及时的咽了一口口水,喉结滚动了一下,暗红色的酒液就顺势划过锁骨,滚入衣领……简直性感到令人犯罪!!!
  
  赤羽信之介感到喉头发干,浑身像是被火点燃了,鬼使神差的坐回去,凑下脸去,吻了一下那水润柔软的唇,那瞬间的感觉太美好了,甜腻夹着令人迷醉的酒香,让人欲罢不能……
  
  等他反应过来后,连忙推开温皇,心跳得快要蹦出来了,向来沉稳的他此时竟然感到莫名的慌张。
  可是温皇又用那种可怜巴巴的眼神看他,仿佛在控诉他犯了错之后又不负责任。
  赤羽信之介感觉他要彻底沉沦了……无奈的笑了一下。
  罢了,不再坚持了。
  就认真的试一下又何妨?
  他应该相信温皇的,也许他能够通过考验呢?
  也许……
  
  
  赤羽信之介认真郑重而又温柔的扶起温皇的肩膀,眼神专注的看着温皇,说道,
  
  “温皇,做我情人如何?”
  
  温皇定定的看了他几秒,迷人的桃花眼无辜的眨了几下,像是没听懂他在说什么,又像是心满意足的默许了。
  
  然后,他的小眼睛就慢慢慢慢的……闭上了,一头栽倒在赤羽信之介的怀里,完全醉死过去。
  
  赤羽信之介:“……”
  
  
  
  
  
  后来赤羽信之介无数次回顾这次黑历史,都觉得这是温皇故意设计好的,他一开始就没打算灌他!而是灌自己!
  

评论(8)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