廷在渊

文风逐渐诡异。





我一点都不高冷ಥ_ಥ,真的。
没事欢迎来找我唠嗑。

《失恋俱乐部》赤温,温赤(金光布袋戏同人文)

  本人什么都吃,什么都写,雷到你是我不对。
事先标注:本文赤温,温赤。含温蝶,赤紫。cp洁癖勿入。
天雷滚滚失恋梗。
我真的不想ooc的,但是老是感觉写着写着又偏了,一定是因为我文笔太渣了。这篇温皇又偏了

             【一】失恋这件小事
  
  “信之介大人,我们分手吧。”
  
     即使,我依然喜欢着您。
  
  
  
  “紫?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什么,只是,我累了。神田等了我很多年了……我觉得,他比较适合我。”
  
  “哦,好吧。照顾好自己,还有,祝你幸福。”
  
  电话那头隐隐约约传来呼喊的声音“信之介大人,这份文件需要您处理下……”
  
  
  “紫,我还有些工作要忙,明天再一起吃个分手饭吧。”
  
  “信……”
  
  “嘟嘟嘟嘟……”
  
  衣川紫嘴角扯起一丝苦笑。
  
  信之介大人,这就是原因啊。
  
  
  
  
  
  
  
  
  
  
  “干爹,有件事我想告诉你……”
  
  “哦?我亲爱的蝴蝶想对我说什么呢?”
  
  “我恋爱了。”
  
  “…你说什么?”
  
  “是剑无极。”
  
  “什么?!……我不允许!早就说让你不要和那个混小子混在一起了,和他没前途的,凤蝶……”
  
  “嘟嘟嘟嘟……”
  
  温皇瞬间僵在了电话那头。
  
  
  
  
  (二)有多难过
  
  
  
 
  
  要怎么描述,心中的这种失落呢。
  
  他十七岁时捡到的女童,当宝贝闺女一样呵护着,养了十二年,居然就这么轻易的属于别人了。
  
  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凤蝶虽不是他亲生女儿,但这么多年的朝夕相伴,竟抵不过与她相识仅仅两个月的,在他眼里一无是处的混小子。
  
  
  
  刚遇见她时,
  六岁的小凤蝶蹲在大大的纸箱子里,眼神清澈的望着他。
  彼时,他也还是翩翩少年。
  他本不该带着她的,可他不忍心,被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就觉得心柔软的一塌糊涂。
  这个女童的经历与自己是如此的相似,他如何能够放任不管?
  他被抛弃的时候,身边无一人所顾,无一人可依,一个人顽强的活了那么多年。
  而小凤蝶幸好遇见了他,最起码,他能给她相依为命的温暖。
  他一心一意的照顾她,这么多年都没找过女朋友。
  
  
  
  
  八岁时,她吧唧一口亲在他脸上,留下一个大大的口水印子,还傻笑着说长大了就嫁给干爹,前些日子再调侃的说起,凤蝶却死活不承认自己曾经做过这种蠢事。
  
  ……
  
  凤蝶十岁时,他发高烧。她小心翼翼的给他额头上敷毛巾,还学会了做蛋汤给他喝。
  
  ……
  
  凤蝶十三岁生日,他第一次给女生买礼物。她收到小裙子十分开心,穿上后蹦蹦跳跳在他面前转了好几圈,问他好不好看,他说好看,像一只花蝴蝶。
  
  
  
  
  ……
  
  
  
  他知道总会有那么一天的,小凤蝶长成大凤蝶,渐渐飞远,飞离他的身边……
  
  可是这一天真正到来的时候,他还是觉得难以接受。
  
  他很难过。
  
  被一种类似于失恋的情绪击得溃不成军。
  
  
  
  (3)有多不舍
  
  
  忙完一天的工作,才有心思想个人问题。
  
  紫和他提出了分手。
  
  这不是赤羽信之介第一次结束恋情。
  不惆怅是不可能的,毕竟紫这么美丽,性感。
  但其实也没有很难过,因为优秀的赤羽信之介身边从来不缺女人。
  
  很疲惫啊。
  
  赤羽信之介靠着椅背,闭着眼睛躺了一会儿……
  
  
  
  “信之介大人,紫给您做了卤肉饭,您现在要尝尝吗?”
  
  “信之介大人很累吧,我给您捶捶背吧?”
  
  “信之介大人口渴了吗?要喝茶吗,紫新学的手艺哦~”
  
  ……
  
  
  妩媚性感的紫,温柔体贴的紫,善解人意的紫。
  
  
  赤羽信之介睁开眼,身边却已无佳人身影。
  
  嘴角缓缓扯起一抹苦笑,他错了,他要收回那句话。
  
  因为他发现,其实他,很舍不得。
  
  
  但他不会回头,他不应该再打扰紫的生活。
  
  
  
    对待女性,他都很有耐心,很有风度,但给她的关怀却太少了。
  
  
  他的确愧对紫,他太忙了,忙的没有尽到一个男朋友该尽的责任。
  
  
  
  (四)放纵自我
  
  
  夜总会的灯光永远都是迷乱而醉人的,具有让人沉沦的魔力。
  
  鸡尾酒说不上好喝还是难喝,它的味道取决于人的心情。
 
  此时此刻在赤羽信之介口里,它就是苦的。
  
  但还是愿意一杯接着一杯的喝。
  
  疯狂扭动腰臀的舞娘,挽臂碰肩的男男女女,大声欢叫的和嚎啕大哭的声音混在一起,听不出是谁在哭,谁在笑。
  
  
  现实生活里声色犬马,歌厅舞场中群魔乱舞。
  
  其实大家都一样,来这里释放久久积郁的本性,或者兴奋的尝试堕落的滋味。
  
  
  哈,大家都一样。
  
  苦海中漂泊的人啊。
  
  
  
  
  赤羽信之介正喝着闷酒,突然有个醉醺醺的人影晃过来,然后砸在他旁边的沙发上。
  
  那个人在旁边躺了一会儿突然侧着头目光迷离的看他。
  
  
  
  
  (五)同是天涯沦落人
  
  
  
  温皇看见一个红色的身影,红色的头发,红色的嘴唇,红色的西装。
  好漂亮的红美人。
  他觉得突然之间心扑通扑通越跳越快,脸颊热度也在极速攀升。也许是酒精的作用吧,他迷迷糊糊的想。
  
  借着酒意,他向他搭话:“嗨,哥们儿,为什么在这喝闷酒啊……”
  
  赤羽信之介也已经染了几分醉意,向来谨慎的性子,难得的松懈了几分。
  眸子微垂,去看那个说话的人,
  第一印象,长的还真不赖,没见过这么令人心动的男人。
  
  “失恋了……”
  
  
  “哈……我,也差不多……”
  
  
  
  (六)燎原之火
  
  然后就静了几分钟,赤羽继续喝他的酒,温皇撑着头看他喝。
  
  看着看着,突然夺过他的手,就着他的手喝了一杯。
  
  “你……”赤羽恼怒的瞪了他一眼,他不喜欢有人不经他同意就碰他东西。
  这一眼落在温皇眼里却是风情万种,为什么心跳得更快了……酒精的作用使他脑袋一团浆糊,没法很仔细的去思考,只想按着心意去做。
  
  想到这么多年,除了凤蝶他再没其他伴侣,现在凤蝶也要走了,那他一个人多孤单啊。
  
  “喂……既然我们现在都没伴了,不如凑一对……”
  
  赤羽皱眉看他,本想的拒绝这么草率的恋情,可是看到温皇的脸却又不太想拒绝。
  
  这个人怎么就这么好看呢,也妩媚也动人也儒雅也迷人也可爱,简直兼具了他过往所有的女朋友的特性。
  
  人都是感官动物,一副好的皮囊有的时候就是通行证。
  
  脑子里又突然蹦出一句话,
  “走出一段恋情最好的方法就是开始一段新的恋情。”
  
  仿佛在继续诱导他赶紧答应。
  
  他还在思考,温皇却大胆的倾身过来了,双手抵在沙发上,把他困在臂弯里,低头就吻上来了。
  唇齿间都是酒意,却并不讨人厌。
  赤羽信之介沉沦了一秒,反应过来自己被强吻了后,立刻把温皇推到在沙发上回击,他不是那种任人作为的人,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吻着吻着,两个人的呼吸都渐渐粗重起来,不知是谁先点起燎原之火,一发不可收拾……

  
  
  (七)
  
  阳光射入窗内,惊醒了宿醉过后的两人。
  
  四目相接,赤诚以对。
  
  还没等震惊缓过神,两人手机不约而同的响起来,只能暂且放下这事,先接电话。
  
  “凤蝶?”
  “主人,你去哪了?居然彻夜不归,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电话也打不通,知不知道我很担心……”
  
  
  “紫?”
  “信之介大人?今天的早会您没来开,是有什么是耽搁了吗?”
  
  
  “没事!”又是不约而同。
  
  “主人,你旁边有人?”
  “信之介大人,您旁边是谁?”
  
  一瞬间有种被捉奸在床的慌张感,还有油然而生的荒诞之情。
  
  这下……真的说不清了。
  
  
  
  
  
                   (完)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