廷在渊

文风逐渐诡异。





我一点都不高冷ಥ_ಥ,真的。
没事欢迎来找我唠嗑。

《捡到一只狼王该怎么办》1苍俏


  
  (你们一定想不到前面这么小清新的铺垫其实都只是为了开车……)
  
  
   两位师尊前些日子驾鹤仙去了,如今这山中只留俏如来一人清修。
 
  俏如来走到厨房门后,拿了一只竹编背篓背上,打算去山上采些草药。
  
  昨晚挑灯夜读杏花师傅留下的医书,上面记载了一种通心草,具有凝血化瘀的功效,有助于恢复伤口。
  他打算采一些拿到山下市集去换一些柴米油盐。
  
  
  看到竹篓,不由得睹物思人。
  这是杏花师傅生前亲手编的,如今物还在,人却已逝,不免伤怀。
  
  若是师尊还在,定要严厉的斥责他,修行之人,还看不穿红尘生死。
  
  想起师尊平日里教训他的模样,俏如来打了个寒颤,又一想,师尊也已随杏花师傅西去。
  
  不由得苦笑一声。
  
  
  
  
  
  俏如来白发如雪,额间一点红色的朱砂,更衬得玉容俊秀,一袭白纱僧袍不染纤尘,行在山间的泥石小路,翩若嫡仙。
  
  沿路风景煞是好看,满眼的绿色更是让人心情也新鲜了几分。路边各种野草郁郁葱葱,低头避过的树枝垂叶亦是青翠欲滴,充满了生机。
  
  俏如来偶尔会蹲下,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拨弄翻找,是否有自己所寻的草药,但多是杂草旺盛生长,行了许久,背篓还是空空如也。
  
  俏如来站直,以手做檐,遮盖在眉上额角,眺望远方深处的山头。
  
  那边山色又青了几分,树影都朦朦胧胧,鲜有人迹的样子,也许有野兽出没。
  
  俏如来这么想着,脚步却不知不觉往那边走去了,毕竟这边采不到药草,只能去那里碰碰运气了。
  
  
  
  等绕了进去,才发现路越发的难走,或者说已经没有路了,其实他只是在踩着枯枝落叶前进,不断拨开荆棘杂草,行进速度极慢。
  
  
  里面的植物繁茂,荆棘丛生,树影重重,光线略暗,艰难的走了一个半时辰,还是没有找到。
  
  眼看着天色越来越暗,继续前进恐有危险,俏如来都失望的打算回去了,眼睛却突然一亮。
  
  就在前面不远处的小土坡另一侧冒出的植物尖尖,可不就是通心草么?!
  
  俏如来费力的抓着棕枯的枝干爬过去,用力一拔,通心草就被连根带土的拔出来了,还没等他高兴,手中的枯枝就断了,他惊叫一声“啊!”就顺着土坡滚下去了。
  
  幸好不算很高,俏如来头有点晕,揉揉摔痛的手臂,一抬头却对上一双幽蓝的眸子,顿时浑身一僵,后背生寒。
  
  那是一匹狼,此刻正趴在泥土上,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
  
  他从没见过这样的狼,狼的皮毛是紫灰色的,眼睛是澄澈的蓝色,体型并不算很大,应该还没成年。
  
  俏如来咽了口唾沫,心里有些紧张,他捏了捏背篓的肩带,想着如果把背篓向狼扔过去,再顺势爬上去的机会有多大。
  
  狼的眼神警惕的盯着他,却没做什么进攻的举动,一人一狼就这么静默的对峙着。
  
  大概对视了有两刻钟。
  
  最后居然是狼先撑不住了,盖上了昏昏沉沉的眼皮。
  
  俏如来松了口气,这才注意到,原来狼腹部有伤口,流出的血把他身下的泥土都染红了,刚刚狼是强撑着和他对视。
  
  它是被猎人打伤了吗?俏如来想趁着此时赶快爬上去走,不然待会儿它醒了他会很危险。
  爬了一半又忍不住犹豫,现在天色渐渐暗了,会不会周围有野兽把它叼走吃掉。
  越想越有可能。
  此时他脑中在做剧烈的思想斗争,一边是师尊冷嘲热讽的教导:“你傻了吗?居然想救一只狼。你把它救活了,它会把你当食物吃掉。”
一边是杏花师傅的暖心唠叨:“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动物也一样,狼也是一条命啊,作为医者,怎么可以见死不救呢,往日我的教导你都忘了吗?”
  
  狼静静的趴在那里,眼睛闭着,耳朵耷拉着,看起来温和无害,甚至有些可怜兮兮的。
  但这可能只是假象,等它醒过来就是凶残嗜血的生物。
  
  俏如来掐紧了衣袖。
  
  最后,他还是无法见死不救。
  
  俏如来走过去,蹲在狼面前,轻声说,“我救了你,你可不能恩将仇报吃了我哦。”
  然后取下背篓,把狼放进去,再重新背上,虽说它不算很大,到底还是有些重量,俏如来背着它很吃力,好不容易才爬上了土坡。
  
  
  
  
  
  
  
  
  苍越孤鸣半途就被震醒了,反应过了自己被装到一个背篓里被那个人类背着,崎岖的山路并不好走,所以他躺的很不安稳,一抖一抖间,他的伤口裂的更开了,痛的他呲牙咧嘴,一张狼脸扭曲的厉害。
  
  然而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人类想干嘛?!把他捉去卖了?还是想要剥狼皮吃狼肉……之类的,吓得他一抖,不行,他被他捉住了,又伤的那么严重,现在挣扎百害而无一利,不如到时候趁着这个人类把他倒出来的时候,狠狠的咬这个人类的脖子,争取一线生机。
  
  打定主意之后,他也不挣扎了,乖乖的待在背篓里,还能抬头看一眼人类的背,这个人类正脸看不见,刚刚对视的时候,他晕的厉害没看清,从后面看,脊背瘦削,白发如雪披在肩头,有几缕还掉落在背篓里,闻起来有种清香,他顺势咬住嚼了嚼,等反应过来自己在干嘛的时候,连忙呸呸呸的吐出来,瞬间狼脸通红,然而紫灰色的皮肤啥也看不出。
  
  当然走在前面的俏如来是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的,他山路走的艰辛,背着只狼不比背着草药,要沉许多,他擦了擦额角渗出的汗。

         [未完待续]

――――――――――――――――

这文是为了应召群活动人外车而写,保证不坑,这篇没写完之前不写别的。车已经写完了,前面的情节还没拼好,大概总共也就四五章的样子吧。
我为啥不一篇写完,因为不想再像《相册》一样写的吐血,要是我写不完我就不会发了指不定又坑了,所以发了就要写完。

苍狼是妖狼族少主,不是狼。之后会化人身。
  

评论(9)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