廷在渊

文风逐渐诡异。





我一点都不高冷ಥ_ಥ,真的。
没事欢迎来找我唠嗑。

《捡到一只狼王该怎么办》4苍俏

上章见评论链接。
――――――――――――――――

  俏如来走在前,狼走在后。
  
  却是一路无话。
  
  苍狼有些无辜,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却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人类越走越慢,到后面已经不叫走路,而是慢吞吞的挪了。
  
  他伤的很重吗?苍狼很担忧,毕竟这个人类对他很好,帮了他很多,也是因为他而受伤,他怎么也该知恩图报。
  
  
  终于艰难的撑到山间小屋,进门的时候,已经连脚都抬不起来,砖头高的门槛都迈不过去,俏如来往前倒去,苍狼连忙跃过去,让他摔到他身上。
  
  他皮糙肉厚的,痛到是不痛,就是有点重。
  
  “咳咳咳……”人类已经昏过去了,却突然咳出一口血来,地上一小摊血迹触目惊心,唇边一丝细细的血线衬着白皙的皮肤格外妖冶。
  
  
  苍狼大惊!糟糕,他伤到了内脏?!
  
  他把俏如来驮到床上,湛蓝的眸子看了人类一会儿。
  
  
  化人形极其消耗元力,而且他也不想暴露妖狼身份。
  
  但人类现在不省人事。
  
  内心挣扎了一下,最后还是变成了人身。
  
  
  苍狼俯卧在地上,头上的狼毛变得纤长,直到化成细细柔柔的深紫色长发,蓝色的兽瞳渐渐拉长,变成美丽的凤眼,眼尾稍微上翘。紫灰色的皮毛化为雍容华丽的大麾,还是逃离妖狼族时的少主装扮。
  
  
  变成人身,元力消耗极快,恢复伤口的速度就变慢了,腹部的伤口又在隐隐作痛,苍狼左手扶住伤口,转身出了房门,来到厨房。
  
  幸好俏如来没有把所有药草都送去药草铺,还留了一些昨天摘的那种。
  好像是叫通心草?他看见昨天俏如来是用这个捣碎了给他敷药,应该有治疗外伤的作用。
  
  
  苍狼学着昨天俏如来的样子,把草药捣碎了,装到碗里,再回转房间。
  
  
  端着碗站在人类床边,却一直不知道该如何下手……貌似他需要把人类的衣服脱了……才能看他伤在哪里啊。
  
  手颤巍巍的伸向人类的衣服,迟迟不敢脱,脸却烧的厉害。
  
  以前他是王子……除了自己,没看过别人的luo体,王室又是礼仪的所在,更不会……
  
  最后他红着脸闭着眼睛利索的把俏如来衣服剥了,才发现是多此一举,因为还是要睁开眼看。
  
  可是人类脸色很不好,再拖下去恐怕会更严重。
  
  俏如来很瘦,很白,很……啊,不对,赶紧找伤口。
  
  正面没有什么伤口,把他翻过去,发现背部有很多处棍痕和淤青,手臂上也有一些,苍狼心莫名抖了一下。
  
  手下尽可能轻的把药抹在他的伤处,再小心的帮他把衣服穿好。
  
  然后坐在他床边。
  
  其实苍狼内心很忐忑,他不知道这药有没有用,毕竟这药是用来治外伤的。
  
  
  一直到夜里,俏如来也没醒来。
  
  半夜的时候,俏如来一阵剧烈的咳嗽将昏昏沉沉打瞌睡的苍越孤鸣惊醒了。
  俏如来脸颊通红,苍越孤鸣伸手一探他的额头,烫的厉害。
  
  暗道不妙,这是发烧了。
  
  苍狼只得又找去厨房,接了一盆水,拿了毛巾。
  
  
  
  
  
  迷迷糊糊中,俏如来醒了一次,身体很沉重,脑袋也很重,分不清是梦是醒。
  
  透过窗看到屋外的月色,不太亮却勉强能看清树影。
  
  苍狼端着脸盆近来,还没发现他醒了,把毛巾笨拙的敷在他额头上,才注意到他竟然睁着眼,一时之间僵住了,不敢动弹。
  
  
  
  “你……是谁?”俏如来以为是在做梦,还没什么防备心。
  
  眼皮很沉,再加上这个人挡住了月光,更看不清,只有一双蓝色的眼睛仿佛会发光一样,在一团乌黑中格外清晰。
  
  “……我是苍越孤鸣。”
  
  “苍越……孤鸣。”
  
  “嗯。”
  
  他又睡着了,苍狼松了口气,继续给他敷毛巾。
  
  天快亮的时候,俏如来的烧退了,苍狼觉得又累又困,体内的元气也用光了,再也支撑不了人形,倒在地上变回了狼。
  
  
  
  
  
  ……
  
  
  
  
  “今天我们要去另一个山头采药,你要跟紧我哦。”
  
  俏如来摸摸狼的头,触感柔软,不由的笑弯了眼睛。
  
  苍狼感觉有些郁闷,人类似乎越来越喜欢摸他的脑袋。
  
  
  俏如来背着背篓走在前头,脚步轻快,偶尔有风拂过,将白色的发丝扬起。
  那真是非常美好的画面。
  
  苍狼跟在人类的身后走,看着人类的背影,有一瞬间的晃神。
  
  
  ……
  
  距离俏如来上次被打伤已经过了一个月,这之间仿佛什么也没发生。
  
  他本以为俏如来醒来后会害怕,会质疑他是妖怪,但他什么也没问。
  
  月光不亮的夜晚,俏如来会坐在床边发一会儿呆。
  
  苍狼就坐在他旁边陪着他发呆。
  
  
  有一天的月光也不怎么亮。
  
  俏如来突然转过头来看了身边的狼一会儿,狼湛蓝的眼眸静静的与他对视。
  
  俏如来移开目光,轻轻的叹了口气,略带惆怅。
  
  “你要是会说话就好了。”
  
  “你要是人类就好了。”
  
  
  苍狼的眼眸颜色略沉,低头看着地面。
  
  
  ……
  
  
  
  
  
  人类采药的时候,狼就一动不动的蹲在旁边,宛如最忠实的守护者。
  
  
  “苍兔,你看这个!这个就是‘通心草’,之前我给你用的就是这种草药。”
  俏如来手上举着一棵碧绿条形锯齿叶植物,转过头对着狼惊喜的说。
  
  
  苍狼瞥一眼,内心表示早就认识了,上次还给你用过呢。
  
  “上次我找了好久,想不到这里居然有。”
  
  俏如来对他灿烂的一笑,阳光下,碧草间,他整个人都好看的发光。
  
  狼把嘴咧开,也想回他一个笑,却蓦然僵住了,狼瞳骤缩。
  
  眼睁睁的看着他倒下去。
  
  “俏如来!”
  情急之下,他顾不得掩饰,脱口而出。
  
  一条青碧菱花蛇缓缓直起身来,嘴里“嘶嘶嘶”吐信,仿佛挑衅。
  
  
  狼目瞳孔颜色瞬间变深,冲过去凶狠的咬住蛇的七寸,狠狠的一甩,蛇就不知道被甩哪儿去了。
  
  苍狼心里慌的很,立刻变成人身,蹲下身去,撩开俏如来衣裙下摆,洁白的小腿上,赫然是两个细小的伤口,鲜红的血珠正在往外冒。
  
  他果然被蛇咬了!
  
  想也不想就将嘴对着伤口吸。
  
  俏如来,千万别死!千万别有事啊!苍越孤鸣尚未报答救命之恩,你千万不能有事啊!
  
  却突然感觉有轻微的力道在推他,苍狼猛地抬头,正好对上俏如来的眼睛。
  
  “别……吸了,那种蛇没有毒。”
  俏如来有些虚弱的声音响起。
  
  
  什么?他他他他……他没晕过去?!不……蛇没没没没……没毒?啊啊啊现在是什么情况?
  
  苍狼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
  
  
  俏如来垂着眸子:“果然是你……苍兔,苍越孤鸣?”
  
  苍狼只好承认:“是。”
  
  “背我下山吧,我没有力气了。我们回去再说。”俏如来的话听不出什么语气,苍狼听了莫名有点心慌。
  
  
  他会问什么?

他会怪他的欺骗?还是质疑他的身份?

  
  
  
  
  
  
  
  
  
  
(未完待续)

 
  
  
  
  
  
  
  
  
  
  
  
  
  
  
  
  
  
  
  
  
  
  
  
  
  
  

评论(9)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