廷在渊

文风逐渐诡异。





我一点都不高冷ಥ_ಥ,真的。
没事欢迎来找我唠嗑。

《深夜书店》苍俏


  
  1,
  
  
  
  苍狼说,遇见俏如来之前,他也不知道自己喜欢的原来是男生。
  我听了这话,连忙往旁边挪了一步,得到他一个委婉的白眼。
  
  这事要从上个月说起,说来还有我一半功劳。
  
  
  三月二十号,周六,晴。
  
  晚上十一点左右,我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觉,抓着手机浏览了一圈地图,眼睛一亮。
  
  有一家新开的书店,24小时营业,是广大失眠文青的一个大好去处。
  
  有好地方当然要分享,我马上打了个电话叫苍狼过来,那货听起来有些困,看来是我把他吵醒了,但我毫无愧疚之情,毕竟兄弟之间的互损你来我往,常有的事。
  
  
  
  
  苍狼是我大学室友兼死党,我俩都在本城读大学,离家不远,一般周末都会回家住。
  
  
  我在家里等了一会儿,他还没过来,就自己先去,顺手发了个地图给他。
  
  我知道他一定会来,放我鸽子这种事他还是做不出来的。
  
  
  到了“深夜书店”门口,抬头一望,我就知道来对了,这个调调完全对我胃口,细腻的木制纹路门匾,大门两边挂着灯笼,但里面是灯泡,瓦数不知道,看起来很亮。
  
  
  
  往里面走去,门口就是柜台,一个剪着板寸头的二十多岁男生坐在旋转软椅上,这个点了看起来依然很精神,大概负责收银。
  一楼有一些黑木纹的书桌凳椅,方便坐着看书,每一桌都配了灯,不是特别亮眼,也不会太暗淡,令人感觉很舒适。
  
  这么晚了,书店的人居然不少,奇异的是谜之安静,没人聊天或者打电话之类的,每个人都坐在座位上安静的看书,让我有种到了图书馆的感觉。
  
  我有点沉迷这种气氛,空气中有一种淡淡的香味,说不清是什么味道,也许有些纸质图书的纸香,还有一股莫名的暖香,温馨又淡雅的感觉,让人想要待得久一点。
  
  我随便拿了本书坐在正对着门边的位置,看了看,没看出什么趣味,一边掏出手机看,心想苍狼怎么还不来。
  
  半个小时后,门被推开,带来一阵冷风,苍狼这货一副身披露水,脸被夜霜的样子走进来,头发还有些没干。
  
  “苍狼!这里!”我招呼了一声,他朝我走过来。
  
  “怎么了这满头湿答答的,外边儿下雨了?”
  我知道没有,故意调侃他。
  
  “没下雨,你催的这么急,我刚洗完头,没吹头发就来了。”
  他的语气似有埋怨,却依旧保持良好的修养。
  
  我一笑,并没有抱歉的意思,看他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就碰了一下他肩膀。
  
  “嘿,哥们儿,看那边。”
  
  他顺着我的目光看过去。
  
  二楼第一排靠左的位置,一位银白长发披肩,侧脸清秀的妹子安静的坐在那里,她似乎看书看的很投入。
  
  我邪邪的一笑,用胳膊肘撞了撞看妹子看迷了的苍狼,他回神,表情淡淡的,也没什么尴尬的样子。
  
  “怎么样?脸是不是很正?我就知道是你喜欢的类型。可惜胸有点平,不然我铁定追啊~苍狼,上吧,看你的了!”
  我都能想象自己此时此刻是怎样一副油腻猥琐的嘴脸。
  
  果然,苍狼无奈又颇为气恼的瞪我一眼,“你每天脑子里想的都是些什么啊。”
  
  “啧啧,不识好歹,小爷还不是为你的终身大事操心?”
  
  苍狼不理我,自己去了二楼。
  
  我看有戏啊。
  
  差不多过了一个小时,就看到那个妹子买了一堆书出去了,走过我身边的时候,我感到微妙的不对劲。
  
  这妹子……怎么这么高啊。
  
  但也没多想。
  
  没多久苍狼追出门,之后又一脸沮丧的回来,看来是没戏了。
  
  “怎么?失败了?”我挑眉,恨铁不成钢。
  
  “我连她名字都没问。”苍狼声音闷闷的。
  
  “不是吧?你这么怂?!”
  
  “我找不到机会问…”
  
  我安慰他:“也许以后还有机会再见呢。”
  
 
  
  
  没想到还真被我说中了,第二周的选修课,法律学和新闻系在同一个班上。
  
  好巧不巧,看见那天晚上深夜书店里那妹子就坐在我们前一排,侧脸清秀,白衣白裤,我简直比苍狼还激动,猛拍他手臂。
  
  “是她啊!快看!”
  
  苍狼猛地低头,我看见他耳朵都红了。
  
  我心里一边笑他怂,一边决定帮他。
  
  我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她”回头疑惑的看着我,
  “嗨!你好!也许你不记得了,但是我们见过哦。”
  
  “她”很有礼貌,微笑着回了一句
  
  “你好。”
  
  声音温柔好听,却是男声!
  
  话一出口,苍狼猛地抬头,一脸被雷劈了的表情,
  “你,你?!是男生?!”说完后又猛地意识到他的话有多不礼貌,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那“妹子”竟没有丝毫气恼,只是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似乎已经习以为常。
  “我是男生啊。”
  
  “那,那你是不是,有个和你差不多大的……妹妹?”
  苍狼居然还不死心,我在心里为他默哀,同时为自己乱物色姑娘的行为感到羞愧,连忙借口上厕所溜了。
  
  远远听到那男生温和好听的声音回答,
  
  “俏如来并无姐妹。”
  
  
  
  后来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苍狼对我不讲义气的行为表示很生气,这件事我怎么问他都不给我讲,我自知理亏,帮他打了一个月的饭,天天乞求他的原谅。
  
  
  昨天在食堂,我当时正在喝汤,看到他们俩手拉手的走进来,一口汤喷了出来,还差点把碗打翻。
  
  
  
  等我想通原委之后瞬间就怒了,苍狼你丫的应该给老子打两个月的饭啊!
  
  
  2,苍狼
  
  三月三十日,周六晚上。
  
  他刚洗完头,打算看会儿书就睡觉,就接到好友电话,说是邀他去逛逛书店。
  
  其实他很困,但是他不怎么会拒绝别人,于是头发都没吹,披了件外套就往地图上的地点赶。
  
  差不多用了一个小时才到,和好友打了招呼。
  
  在温暖的书店没待多久又开始昏昏欲睡。
  
  
  “嘿,哥们儿,看那边。”
  
  苍狼顺着好友的视线看去,心中一动。
  
  她完全就是自己的理想类型,雪白的发丝柔顺的披散着,清秀的侧脸,恬静的气质,认真看书的样子尤其让人着迷。
  
  好友在一旁调侃他,他也还是想要靠近她。
  
  
  苍狼上了二楼,随便找了本书,坐在她的对面,他们隔了一张桌子,他心思全在她身上,完全没有在意自己看了些什么,借着书的遮挡偷偷的打量她。
  
  
  苍狼微眯着眼睛,费了一会儿劲才看清,她手中的书名是……《量子物理学》?
  一个女孩子,居然会喜欢看这么枯燥的书,她旁边还摆了一堆书,都是类似的读物。
  
  之后想起来,他不记得那天晚上自己看的任何一个字,却记得她的手指翻过了多少页,她蹙了几次眉头,她嘴角上扬了几下。
  
  二楼的灯光不如一楼明亮,虽然暗了许多,但也不至于伤眼睛,在这种光线下,人的脸部线条看起来格外柔和。
  
  这楼只有他们两个人,不知名的香味和美丽的她,安静又温馨,他喜欢这样的氛围。
  
  
  他看着看着,竟然有些入迷,中间她似乎抬头看了他一眼,他顿时就觉得心慌意乱,手足无措,连忙低下了头,感觉自己脸颊发烫,心跳失律。
  
  努力让自己的心跳稳下来,他不敢再那样放肆的打量她了,只得隔一会儿悄悄的看一眼。
  
  时间似乎过得格外的快,没多久她就捧着一堆书下楼了,他坐在原地,不敢立刻就追上去,就如同之前不敢上前搭话,同样的犹豫,同样的挣扎。总感觉萍水相逢,不能太过唐突,他完全想不出有什么理由可以搭话。
  
  他感觉自己的心是一块烧饼,被放在平底锅上翻来覆去的煎。
  
  她要走了,他们只有这短短时间的相处,他并不了解她,也许过了今晚,他们就再无交集。
  
  可是他不想这样。
  
  苍狼猛地把手里的书一放,大步跨下楼梯,踩出的响声引来其他客人的不满也顾不上,追了出去,他想,至少问一问她的名字。
  
  冲出店门,夜晚的街道上空气清新,行人稀少,这家书店并不是处在繁华地带,周围其它的大多数店都已经关门了。
  
  暗青色的石板在月色下泛着幽光,还有大大小小黑洞洞的水涡,旁边的大树上传来彻夜不息的蝉鸣,苍狼有些茫然的站在门口。
  
  她已经不见踪影。
  
  他心里猛然涌上一阵懊悔,为什么当时没有勇敢些,主动些,大胆些?
  
  
  好友安慰他以后也许还有机会见面,其实他并不怎么相信。
  
  他买了所有那天晚上她看过的书。
  
  不管怎么样,他还是感谢生命中出现这么一个让他心动的姑娘,哪怕只是一个并无交集的匆匆过客。
  
  
  
  
  
  3, 俏如来
  
  俏如来一直都知道自己的脸长的过分秀气,是偏向于女性化的柔美。
  
  他体格偏瘦,又留着一头长发,很多时候都被误会是女孩。
  
  说不上是憎恶,只是多多少少有些无奈。
  
  他清楚自己是男生,也知道自己对女生没感觉,却并不希望别人把他当女生看待。
  这个时代,对个人的性取向已经宽容很多,他也并不觉得喜欢男人有什么羞耻。
  
  
  那天晚上导师交给他一项任务,将书单里的书买回去看完并且在周一之前交一篇论文观感。
  
  他去了家附近的书店,那个点还开着的店也就那一家了,他只有一天两夜,而书单上的内容可不少,他必须争取时间看完,看不完的再买回去。
  
  
  他在那里待到很晚,为了防止被人打扰,刻意上了二楼,谁知,还是被一个人贸然闯了进来。
  
  他本想忽略对方,可那个人的视线实在太过明显,几乎是直勾勾的盯着他看,想不察觉都没办法。
  
  他余光扫到对方的手,有些恼怒,心想你是看书还是看我?书都拿倒了。
  
  这大概又是一个把他当女孩看的痴汉。
  
  中途他抬眼打量了那个人一眼,那个人慌慌张张的低头掩饰,即便是在暗淡的暖黄色灯光下,也能看见那个人俊朗的脸一片通红,耳朵更是红的滴血。
  
  俏如来突然就觉得有些想笑,觉得对方害羞得有些可爱,所以他什么也没说,继续看书。
  
  之后实在是有些晚了,他就抱着剩下的书去付账了。
  
  这只是他生活中一个小小的插曲,他并未放在心上。
  
  
  4,苍狼
  
  他没想到,竟然被好友的话说中了,真的再一次看到了她。
  
  这次她离他这么近,就坐在他前面,他有些魔障的想着他们呼吸的空气都如此接近。
  
  好友激动的提醒他,其实他比好友先注意到她,几乎是一眼就看到了。
  
  但他临到这时居然又怯懦了,低着头,只想,只要能够待在她的身边就好了。
  
  好友却先一步打扰她了。
  
  然后听到她的声音后,他觉得――
  
  大脑仿佛不会转动了。
  
  他还傻傻的确认了一遍。
  
  原来,“她”不是“她”,而是“他”。
  
  他居然喜欢上了一个男孩子,他不能接收这个事实。
  
  最后出于歉意,他要了对方的QQ。
  
  
  5,俏如来
  
   再遇见那个人,他觉得缘分真的是很巧妙的事情。
  
  但是在他开口后,那个人就变得沮丧了,他能猜到是什么原因,却还是莫名的有一丝失望。
  
  那个人向他要了QQ,之后的几周都没给他发过消息。
  
  到最后他觉得自己有些好笑,他不知道究竟在期待什么。
  
  
  
  6,苍狼
  
  他以为应该就这样结束了,可是为什么自己无法忘记那张清秀的脸。
  
  无论是在书店里认真看书的样子,还是在他面前温和说话的样子,都深深的印在了他的脑海中,时不时的出来扰乱他的思想。
  
  他们明明没有见过几次,念想却像疯长的藤蔓一样在他的心里张牙舞爪。
  
  
  他入魔了一样想着那个俊秀的人,想要打听关于那个人的一切消息,想要发消息给那个人,想要拥抱那个人,想要亲吻那个人的脸颊,连做梦都会梦到。
  
  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个变态,居然对男同学怀有这样的想法。
  
  好友还在为那天认错性别的事愧疚,天天给他赔礼道歉,其实他不是真的生气,也不是刻意不原谅,只是仍有一丝怨,若不是那一次认错,他又怎会如此情根深种,无法自拔。
  
  
  他忍不住了,等了两个星期,终于颤抖着手给那个人发了一条消息。
  
  
  
  7,俏如来
  
  俏如来有些意外会在隔了两周后看见他的消息。
  
  只有两个字,“在吗?”
  
  和所有庸俗聊天的开始一样。
  
  他手指轻轻点,飞快的回,
  
  “嗯”
  
  那边似乎有些一直握着手机等似的,马上回了,
  
  “你喜欢物理吗?”
  
  俏如来想了想,若不是因为师尊布置的任务,他是绝对不会去翻那些无聊的书的。
  
  “不是很喜欢。”
  
  对方顿了几秒没回,俏如来轻笑,他几乎能猜到对方在想什么,却觉得这样的聊天让他心情愉悦。
  
  “那次是我的导师让我看的。”
  
  ……
  
  
  8,苍狼
  
  苍狼现在觉得手机就是他的救赎了,只要每天能看见那个人回他消息,他就是开心的,那种雀跃的心情,就好像他的心是一个马蜂窝,被俏如来轻轻一戳,快乐就好像马蜂一样涌出一大群。
  
  他们聊了很多,彼此越来越了解,也越来越熟悉,说的话也越来越多。
  
  他想,俏如来应该是把他当朋友的,他却在觊觎着他这个朋友。
  
  有一天,他终于忍不住发,
  
  “你觉得,同性恋是变态吗?”
  
  他的心都要提起来了,就等着死神的审判,是把他放入天堂,还是跌入地狱,就只是一个字的区别。
  
  是,或者,不是。
  
  可是他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俏如来的回复,他的心慌了,他觉得他变成了一条缺水的鱼,时间过得越多,他的窒息感就越强烈,直到完全喘不上气。
  
  他甚至怀疑对方是不是觉得他恶心,而把他拉黑了。
  只要发一条消息就能证明了,可是他不敢。
  
  他怕看到想象中的那种结果。
  
  苍狼觉得无力,浑身的血液似乎都冷却了,他躺在寝室的床上,一只手臂横在眼睛上,另一只手搭在床上,他觉得眼睛处很热,他的手却很冰。
  
  握着手机的手松开了,手机“啪嗒”一声掉在了床上。
  
  苍狼闭上了眼睛,他想,睡一觉就好了。
  
  
  
  9,俏如来
  
  俏如来愣愣的盯着那句话,想着苍狼的话是什么意思。
  
  是苍狼看出来自己是个同性恋,是个异类,连朋友也不想做了,还是……他能感觉到苍狼对他的好感,莫非是想要对自己表白?
  
  但俏如来再聪明,也不敢肯定。
  
  他思考了一会儿,最后中规中矩的回了一大串客观的话,打字打了很久。
  
  “我认为,同性恋并不是变态。这只是个人的性取向问题…………”
  
  
  
  10,苍狼
  
  苍狼一觉睡醒,看到俏如来给他发的那一大串字,突然感觉自己好像是获得了新生,嘴角忍不住的上扬。
  
  他或许不是上智之人,可也不傻。
  
  俏如来打了那么多,来给他解释什么是同性恋,他怎么可能还不懂?
 
  
  
  
  11,
  
  “你是不是在等我向你告白?”
  
  “是。”
  
  
  
  
  ――end.――
  
  
尚未捉虫和修改,明天再改改。
  
此篇文灵感来源许嵩的《深夜书店》,当时听的时候觉得这首歌太有画面感了,而且这个调调十分适合苍俏,所以借着这个书店梗写了篇文,他们这对小年轻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很喜欢这首歌里的两句歌词,
  
  “灯火通明里散落着有缘的年轻人”
  “还是很感谢你,生命里需要美丽,需要惊喜。”
  
  
  
  
  深夜书店
作词:许嵩
作曲:许嵩
已经是星期六的晚上零点
朋友来电约我去逛逛书店
我困呆了 但我的致命缺点就是不爱拒绝
戴了个帽子就出门 吹头发太费时间
推开店门我看见一座不夜书城
灯火通明里散落着有缘的年轻人
那老兄在不远处向我挥了挥手
我点头示意之后就自顾自转悠
转悠 无聊的心情忽然转优
前排书架前有半张侧脸好清秀
她轻咬嘴唇 读书那么投入
我瞄了一眼 她好像在看宇宙学科普读物
霍金为你写出时间简史
我愿为你写出一首小诗
飘到你的身边佯装没事
心猿意马 拿起本书 翻了两下 欲言又止
你看书还是看我
眼神里求知欲多
心里燃起了焰火
想说什么就勇敢说
你看书还是看我
眼神里求知欲多
心里燃起了焰火
想说什么就勇敢说
深夜…夜…夜…夜…夜
深夜…夜…夜…夜…夜
时间滴滴嗒嗒嗒嗒嗒嗒
我想搭搭搭搭搭搭搭话
但有一种莫名的包袱缠身
会不会有辱斯文 像不像轻浮的人
你轻盈从身边走过香风缭绕
这条裙子显出你身姿的曼妙
有没有CD
书店二层有卖CD
你踏上电动扶梯我紧跟了上去
你听着音乐不经意的莞尔一笑
我的神魂顿时比宁采臣还要颠倒
神农尝百草 别问饱不饱
你对我的单身症好像有奇效
落地窗外的夜色引人想入非非
什么是非非 心已经飞飞
你是中心 我是圆规那条勤劳
深夜…夜…夜…夜…夜
深夜…夜…夜…夜…夜
就在这时你走向收银柜台排队买单
你今夜买的每本书我也都得买回家看
心里想的是好好研究一下你的口味
可眼前的问题是没留联系方式该怎么办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真的要完蛋 眼看你付完款
把书装进包里 向门外快步走去
我终于下定决心大步流星追了出去
当我踏出店门 街道上空气清新
我深吸了一口气 这深夜刚下过雨
你已不知踪影 小小的懊悔之余
还是很感谢你 生活里需要美丽 需要惊喜
有时间还要再来多买多买一些书籍
书中搞不好没有黄金屋 千钟粟 颜如玉
可书店 有你啊
有你 你是美好地
有你 你是美好地
有你 你是美好地
有你 你是美好地
有你 你是美好地
有你 你是美好地
  

评论(6)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