廷在渊

文风逐渐诡异。





我一点都不高冷ಥ_ಥ,真的。
没事欢迎来找我唠嗑。

《病态》all俏

  此篇剧毒,谨慎食用。
  
  
  毫无文采可言的神经病ooc脑洞。
  ――――――――――

  
  俏如来在躲避中惶惶不可终日。
  
  他觉得,他们都疯了。
  
  整个世界都变得不正常了。
  
  
  【1】
  
  俏如来在睡梦中感觉有泰山压顶,重得他喘不过气。
  
  他被迫醒来。
  
  一睁眼就对上正上方一张脸,吓了他一跳。
  
  史仗义的嘴角右扬,笑得很邪气。一只眼被四分之一张面具遮住。
  屋里没开灯,窗外有暗淡的月光射入,背光使得他的眼神看起来格外诡异。
  
  俏如来这才发现梦中的“泰山”是什么,史仗义此时正压在他身上。
  
  “小空?你干什么?”
  
  史仗义眼神更加暗沉,声音也轻幽飘忽。
  “我亲爱的大哥,我可以吻你吗?”
  
  “什么?”俏如来懵了一下。
  
  史仗义两手撑在俏如来的头两边,缓缓低下头来,靠近俏如来诱人的唇。
  “我说,我要亲你呀,我的大哥。”
  
  俏如来偏头躲开,猛地把身上的人推开。
  “小空!别开玩笑了,快回房去睡觉!”
  
  “到现在你还以为我开玩笑呀。”
  
  史仗义脸上笑容消失,表情突然变得狰狞,靠近一步,抓住俏如来的手,把他按在墙壁上,不管不顾的低头亲了下去……
  
  俏如来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推开史仗义,用力的甩了他一巴掌。
  “小空!你疯了吗?!”
  
  这一巴掌很重,有血线顺着戮世摩罗的嘴角留下,他却好像似乎感觉不到疼痛,吃吃的笑起来,右手缓缓抚上自己的脸,舌头舔了一下唇边的血,他的脸看起来越发的妖异了。
  “你现在才知道我疯了吗?大哥。”
  
  俏如来有些惊惧又有些愧疚,
  “小空……”
  
  “我想要你很久了呀,我的好大哥,就不能满足一下你亲爱的弟弟这一个小小愿望吗?”
  
  眼看他又要走过来,俏如来后退几步,冲到门口,打开房门跑了出去。
  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他疯了,真是疯了!
  
  
  史仗义没有追,站在客厅里,眼神似黑水一样暗沉。
  “大哥,你跑不了啊。”
  
  
  【2】
  
  俏如来不管不顾的在大街上跑起来,唯恐史仗义追来。
  
  跑了二十几分钟,见后面并没有人追才停下来,扶着膝盖大口喘气。
  
  
  “哈…呼…哈……”
  
  “很累吗?喝口水吧。”
  
  突然一瓶矿泉水递到他眼前,握着瓶子的手指节修长,就是白的有些不正常。
  
  俏如来的确渴得不行,没有抬头看谁就接了过来。
  
  “谢谢!”喝之前他没有丢掉基本的礼貌。
  然后才大口大口“咕噜咕噜”灌水。
  那人等了几秒才说,
  “不用谢。喝了我的水是要付出代价的。”
  
  俏如来蓦的僵住,喉咙一口水顿时咽不下去了。
  
  抬头看见了上官鸿信。
  
  暗红色的大衣,黑色的裤子包裹着的腿笔直修长,暗淡的月光下那金色的瞳孔像是会发光。看似沉如深渊,仔细看却发现那漩涡深处有些疯狂的火苗,透着莫名的兴奋。
  
  这表情,竟与方才的史仗义如出一辙。
  
  
  俏如来艰难的把水咽下去。
  
  “什,什么代价?”
  
  上官鸿信白得吓人的手指拂过俏如来的红唇,目光有些痴迷。
  
  “要以身相许呀,师弟。”
  
  俏如来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甩开他的手,
  “你有病吗?!”
  
  猛地扔下水瓶,往前跑去。
  
  身后是黑洞洞的巷口,身前也并没有光明。
  
  上官鸿信同样没有追,他捡起地上的水瓶,喝了一口水,含在口中,极慢的吞咽,眼神分外诡异。
  
  
  【3】
  
  这次俏如来不敢停,一路急急而奔,猝不及防就撞上了一个人。
  
  “哎呀,什么事这么急啊,我的骨头都要被你撞散了。”
  
  “对不起对不起!俏如来非是故意!”
  
  俏如来急忙道歉,抬头却看见是温皇,顿时跟看见了救星一样。
  
  “温皇前辈!请您救救我!”
  
  温皇漫不经心的理了理衣服。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我的二弟,还有雁王,他们……他们都和疯了一样,对我……”
  
  温皇突然凑的很近,几乎要贴着他的脸了。
  “对你怎样?”
  
  任何一个人与自己距离一米以内,都会本能引起不适,除非是特别熟悉的人了。
  温皇显然还不算,俏如来强忍着退后的冲动。
  
  “他们……”却突然说不出口,或者说,不知道怎么说。
  
  温皇侧过头,舔了一下俏如来的脖子。
  “是不是这样?”
  
  俏如来惊恐的看着他,皮肤好像被冰凉的毒蛇爬过,“啊!”
  尖叫一声跑开了。
  
  
  温皇看着他跑走,笑意越发的深了,
  “哎呀,才这样就吓跑了啊。”
  
  
  【4】
  
  月光下,默苍离靠着木门板擦镜,月亮落在镜子里,反光折在他的脸上,看起来格外精致美丽。
  
  他的脸仿若天工雕成,实在是完美的没有一丝瑕疵,若论美貌,恐怕只有俏如来能与他相提并论。
  
  
  “师尊……”
  俏如来现在已经吓得肝胆俱裂,今天晚上遇见的所有人都格外邪异,他不敢确定师尊是不是也是这样。
  
  然而默苍离只是眼神冷淡的看着他。
  
  “慌慌张张的,往日我的教导都喂狗了吗。”
  
  一如既往的冷漠语气,却令俏如来放心不少,幸好!幸好师尊是正常的!
  
  
  “俏如来,过来。”
  
  俏如来不敢有丝毫迟疑,他向来对师尊的任何话都照做,连忙上前去。
  
  默苍离猛地扶住他的脸,低头咬破了俏如来的唇,鲜美的鲜血顺着唇齿逸入喉咙。
  默苍离似乎享受的轻叹了一声。
  
  俏如来感觉整个人都动不了,大脑都不会运转了。
  
  为什么会……连师尊也……
  
  片刻后,默苍离也没有放开他的意思,俏如来感觉手中有了力气,用力的推开他,踉跄的后退两步。
  
  默苍离被他推到在地,也不爬起来,依然眼神冷淡的看着他。
  
  俏如来却看出了不同,师尊的瞳孔深处分明多了一丝血色。
  
  “俏如来,你的血很香。”
  
  这样的师尊十分恐怖。
  
  俏如来不敢多待,转身就跑。
  
  前方依旧黑暗。暗淡的月光不是指引的明灯,反而像是将人引入地狱的夺命链。
  
  【5】
  
  俏如来不知道跑了多久,之后也遇见了很多人,赤羽先生,苍狼,竞日孤鸣……每个人神情都不一样,一样恐怖的是,他们瞳孔深处都是那种近乎病态的东西,那是――占有的目光。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每个人看着他的视线都变得这么可怕,每个人都对他抱着这种奇怪的想法。
  
  
  
  “我说了,你跑不掉的呀,大哥。”
  
  “师弟,我要的代价,你还没给我呢。”
  
  “俏如来,”
  
  “俏如来,你的血很香……”
  
  “俏如来……”
  
  ……
  
  俏如来被团团围住,他们向他一步步逼近,他已无处可逃。
  
  
  【6】
  
  “啊!!!”
  
  
  俏如来尖叫一声从梦中醒来。
  
  史艳文就坐在床边,温和一笑。
  
  “醒了?做噩梦了吗?”端起手边的水递过去,
  
  “喝点水吧,是温的。”
  
  俏如来两只手捧着杯子小口小口嘬了几口,心中还有些惊魂未定。
  
  
  放下杯子,手指还在抖。
  
  他这副受惊的模样看起来有些楚楚可怜。
  
  
  史艳文眼神微暗,手指动了动,俯身过来为他拉了拉被子。
  
  俏如来却突然抱住他的腰,在他怀里瑟瑟发抖,
  “爹亲,好可怕!我梦见了很多人都变了样子,他们都……”
  
  史艳文顺势搂住他的肩膀,右手轻轻的拍着他的背。
  
  “别怕,别怕,爹亲在这里。”
  
  “都过去了,别怕。”
  
  俏如来抱得更紧,整个头都埋入史艳文胸膛,却没看到背对着他的史艳文,眼神已经在悄悄的发生变化。
  
  精忠,你的血,好香啊。
  
  
  ――
  
  俏和四智组cp都十分美妙啊,因为时间问题有些cp略写了。
  

解释下,为什么会有这个文……其实《病态》本来是一篇温赤的名字,本来是讲一段病态的感情,结果写着写着发现那篇写跑题了(扶额),就改名了,然后这个名字就空出来了,以前一直想写一篇这样的文(就是大家都有毒的类型)……

评论(10)

热度(106)

  1. 梓楮_lemon廷在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