廷在渊

文风逐渐诡异。





我一点都不高冷ಥ_ಥ,真的。
没事欢迎来找我唠嗑。

《街巷》飘策


  新屋租在偏僻的街尾小阁楼里,进去的路不大好走。
  
  附近有无数条逼仄小巷,看起来大同小异。
  
  整条街上所有的阳台一眼望去都差不多,区别在于摆着的是植物还是晾衣服的衣杈子。
  
  地板青砖铺就,看着似乎永远潮湿,靠墙处生了细沫沫的青苔,除了滑以外,凹凸不平的砖块也使人步子走不稳当。
  
  没有繁茂的大商场、大超市,没有热闹的街道、宽阔的广场,仅剩街头那么两家店没退出繁华边缘。
  
  开在最头前的是蛋糕店,店面不大,整洁干净,每次路过都能闻到一阵甜香,勾动人肚里馋虫。
  
  旁边是一家花店,里面各种各样的的花洋气得很,可惜生意惨淡,罕有什么人会进去。

  这条街上的人都是不买花的,大家喜欢生活,热爱生活。吃包子喝白粥煮米线,摆摊子做买卖修轮胎,随处可见平民对生活的满意,然这浪漫与花无关。
  
  也不知道是什么还支撑着老板继续维持花店运作。
  
  今日花店门口摆着一只桶,半桶清水只泡着一株蓝玫瑰,娇嫩的花瓣上点缀着水珠,像晴朗天的夜空缀着的闪亮星子一样。
  
  
  
  
  
  第三次路过蛋糕店,公子开明挤眉弄眼,手舞足蹈,眼神手势,明示暗示,就不信这只魔真的不懂。
  
  “啊好香真香真正好好闻啊!”
  
  公子开明站在蛋糕店外,脚下似乎生了磁铁,再也挪不动步子。
  
  “ming,我们现在很穷,要节约。”
  
  “啊呀,我知道我知道了解了啦!就看看不行吗!”
  
  脸都快贴上玻璃橱窗了啊喂!
  
  一小碟蛋糕,白黑白三层,上下浇奶油,中间裹着脆皮巧克力,顶上一枚红艳的樱桃,诱人至极,映在明亮的眼里更加水灵。
  
  小明歪头去看阿飘,阿飘站的位置刚好挡住花店,从小明的角度看不到花。
  
  
  
  被挡住了是有一点不爽了,所以小明上窜下跳的透过阿飘华丽的衣裳往后瞧,那一抹蓝色就映在金色的瞳孔中。
  
  小明眨了眨眼,“阿飘,你的衣服这么的华丽胸针这么的闪亮头饰这么的值钱,不如卖了……”
  
  “I refuse. Don't even think about it!”(我拒绝,想都别想!)
  
  
  “唉好吧,走吧走吧走吧,就当作我没来过这里,就当作我没有路过这家店,就当作我没有闻到香味……”
  
  小明可怜巴巴的往前走,步子放的很慢,很慢,一步一回头,五步一停顿,最后总算是走到了巷尾,却迟迟不进家门。
  
  阿飘叹了口气,
  
  “ stand here and wait for me for a moment”(站这儿等我一会儿)
  
  公子开明乖巧如猴,在原地蹦蹦跳跳绕了一圈表示同意,目送阿飘往回走,狭长的眼眸弯成一条缝。
  
  
  小明蹲在门口的地板上,手中握着钥匙旋转颠跳,将之抛起来又接住,再抛起来接住。
  
  蹲着蹲着蹲累了,干脆衣袖甩两下,一屁股坐在地上,撑着头望天。
  
  
  天上只挂着几条稀疏的云线,划开蓝色的天幕,渐渐的,那背景板颜色转暖,开始有了烤面包的痕迹……
  
  
  阿飘披着一身金色的霞光归来,手里拎着一个小小的四方盒子,小小的巷口只有他一个人走来,以他为中心,背后是光芒万丈,热烈浓艳的橘色,向四方扩散,渐变为淡色。
  
  小明的眼睛里映着霞光,中心却只聚焦在阿飘身上,亮如火焰。
  
  此刻,鬼飘伶也是心中一动,难得看到小明这么安静的坐在地上等他,乖巧的让他想摸摸猴头。
  
  唯美的对视仅仅持续了一秒钟,
  
  
  下一秒公子开明犹如从弹簧上蹦起来, “啊!是蛋糕回来了!”
  一个猛扑夺过阿飘手中的东西,迫不及待的拆开。
  
 鬼飘伶:“……”
  
  公子开明吃的开心,却仍旧有些遗憾的舔舔手指,他以为阿飘能看懂他的暗示。
  
  “你就不能给我一支玫瑰吗?”
  
  “明,我以为你会更想吃蛋糕。”
  
  “算咯算咯算咯,蛋糕也很甜。”
  
  阿飘终于笑起来,是风度翩翩又可爱的样子。
  
  他从怀里掏出那支原本应该泡在桶里的美丽精灵。
  
  “蛋糕吃进肚子里,玫瑰捧在手心里,拿好。”
  
  “阿飘你是会变魔术吗!”
  
  
  “玫瑰是花店主人送的,没花钱。”
  阿飘答非所问。
  
  
  “要吃吗?给你吃一口?”小明根本不等人同意,就把叉子喂到了阿飘嘴里。
  
  
  
  
  
  这时晚归的美貌妇人挎着蓝皮小包走过,带来一阵缭绕的香风,又扭着纤细的腰肢远去了。
  
  
  
  
  “阿飘,那个很适合你哦”
  
  “ming,i only like you .”
  
  “你是在想什么啊!我说的是她那个宝蓝色的胸针!”
  
  
  “……”
  
  
  
  这条街上有无数个这样的小巷,看起来都差不多。
  
  对公子开明的区别,只在于哪一条会有提着蛋糕和藏着玫瑰的鬼飘伶踏着万丈霞光出现。
  
  
  
  
  ――end――
  
  

评论(3)

热度(48)